谨之。

一个闲散的长年摸鱼党

一段自设

穆努尔,明教圣女门下,从小到大顽劣成性,不喜读书认字,直至在同期弟子开始钻研心法秘籍时才发奋认字勉勉强强脱离了文盲范畴。
        “你连明教教义都看不懂,读不通也好意思嚷嚷着自己是明教弟子?”
        “师姐!师姐你松手啊疼疼疼”
揉着发红的耳廓往后退了几步,忽而咧嘴一笑。
         “圣女说教义须得铭记于心,可不是靠看的……诶诶诶!师姐我错了!”

后来年少轻狂,难免热血上头。一次剿灭马匪解救人质极大的满足了自己匡扶正义的侠义之心,开始做起了打劫小股马匪的“侠义”日常,把大师姐气得半死,见面便是一顿好打,吓得足足半年没敢回去,直到有一天“日常”结束在大漠里捡到一个重伤濒死的中原男人,用骆驼把那人载回明教,那人倒是救回来了,自己回去后被掌罚的师兄抽得下不来床。
        “笑什么!……嘶……还不都是为了救你我才回来的。”
少年人面皮薄,皮肉之苦算不得什么,最怕别人嗤笑
        “笑你,小小年纪还一个人闯进匪帮打劫”
那人嘴上说说,却没有嘲笑的意思。修养了几天那人便能坐着和自己拌嘴了,他高高的束起长发,目若寒星,鬓如刀裁,笑起来却如同春风拂面——对别人总是这么笑的,尤其是美人。
        “嘿我才不怕,那些人罪大恶极,打劫他们有什么不对!”
        “别人打劫不对,你打劫别人就对了?”
        “我……”
        “若是以暴制暴,要家国礼法何用?”
        “家国……什么?”
         “……”
礼仪教养真是败给了文盲。自己觉得他那时的表情真是有意思极了,想着都能多吃两碗饭。不过月余那人便要走了,走前不忘撸了把自己的头发还嫌手感不够好……那他摸个什么!?
        “对了,小文盲,你叫什么名字?”
        “穆努尔,意思是光明……你才文盲!”
他把自己的名字端在舌尖念了三次才念清楚,挥挥手骑上骆驼。
       “喂!你叫什么?”
       “我姓叶。”
那人往自己怀里扔了一串金叶子,然后哼着小曲就走了,还是没告诉自己他叫啥,什么毛病。
再度离开明教时自己已经不是多年前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儿了,座下驼铃响起,似乎还能沿着他离开时的蹄印前行,之后多次辗转,穿过昆仑冰壑,走过龙门荒漠,一路上匆匆,也无心赏景,虽然不知道去哪,往人多的地方去总该没错……可是这长安,人委实太多了些。扯下兜帽揉了揉眼,走向繁华的坊市街口,忽然在人群中看见一人高束着马尾,背影竟是有些像的,于是走上前去拍拍那人。
        “请问你姓叶吗?”
——————不正经分割线——————
简而言之,大名穆努尔小名穆光明(不)
年方二十,初入中原,性别男爱好男
找个高马尾,二少炮哥都好,或者来个丐哥收我当小弟x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