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之。

一个闲散的长年摸鱼党

【孙尚香x小乔】花想容②

百合纯甜,不坑不虐
屌癌恐同慎入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孙尚香一开始是讨厌小乔的,大小姐此前一直秉承着【没有我孙尚香一炮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两炮】的理念,她又是家里独女,最不待见女子柔弱可怜犹如一朵白莲花的作态。偏偏初见小乔时,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被铁血无情的都督在牢里关了一天,又是夜里,更深露重的,小乔被冷的瑟瑟发抖,抱着双臂微微打颤,若是换个人必定觉得此情景我见犹怜十分动人,不过在一边来看热闹的香香只觉得那是装可怜罢了。
小乔天生魔道天赋出众,更加引起了关注,此后江南水乡茶铺市坊间人们闲谈的对象除了她炮火千金,又多了一个小乔。
一个亡族少女,何以与吴国公主比肩?
孙尚香对少女印象有了改观是在一个夜晚,那日上元佳节,哥哥孙策主持家宴,小乔因为瘟疫一事颇受周瑜赏识,干脆也一并入席,宴席珍馐佳肴自然不会少,无非是多副碗筷的事情。
小乔在席间却是屡屡出神,向外张望,后来主动提出提早退席,众人只当她是害羞,孙尚香却鬼使神差的跟了出去。
小乔没有往住处走,七绕八拐后反而去到了主街。佳节庙会,人声鼎沸,少女娇小的身躯一下子淹没在了汹涌人潮中。
孙尚香出身高贵,虽然性格颇潇洒,重要节日时也不过是同兄长们共度家宴,平民庙会还当真没有去过,大小姐咬了咬贝齿,埋头冲进人流中找人,千辛万苦下,总算在一处馄饨摊上看见了扎着包子头,愉悦的轻轻晃着小腿的小乔,当真是气得不行,当即就冲了过去。
“你,你出来干嘛?”饶是不输于战士的体力,也败在了人民群众的力量下,孙尚香不顾形象的杵着膝盖微喘,一面朝小乔凶道。
小乔被她语气吓到,小声说:“吃东西啊……”
“……你再说一遍。”
“出来吃东西……”
孙尚香愣了愣,倒不是因为其他,只是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少女虽然在宴上心神不宁,吃的却挺多,一整盘糖醋里脊基本被她吃了个精光,东坡肘子也吃得不少,再看看少女桌上的两大个馄饨碗,怀里揣着许多点心,确实是没有吃饱的样子。自己居然追一个吃货追了一晚上,想想气就不打一处来。
没等她开口,小乔从怀里黄纸包裹中摸出一块黄澄澄的软糕,清香扑鼻,就这么递到了孙尚香面前,“桂花糕,吃吗?”
孙尚香特别有骨气的想自己堂堂大小姐被你这么捉弄以为一块点心就能了事吗,两秒后骨气用完,答道:“吃。”
有了一块桂花糕的交情,孙尚香也不是为难自己的人,跟着小乔把庙会美食摊逛了个遍,边尝边逛的那种。
后来孙尚香着实有些胀食,两人随便进了一处酒楼坐了个窗边的位置。上元又称春灯节,各家张灯结彩,看窗外倒颇有些“ 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的意味。孙尚香不过是看了几分钟灯景,转眼就看见小乔又点了碗芝麻馅的元宵,还有两壶酒。
孙尚香对小乔的食量都有些麻木了,只是问:“你会喝酒吗?”
小乔摇了摇头,嘴里忙着吃东西还含糊的对她说了句没喝过。
孙尚香自然是喝过的,还喝过不少,西域游牧民族的马奶酒、勇士之地的葡萄酒、扶桑的清酒等等……但是喝过的品类虽多,她其实酒量奇差,大多数时候都是那位好酒的剑仙带给她尝尝,然后了自己喝个精光,最后像扛米袋似的把大小姐扛回她的住所。
两人半斤八两,不过酒还是要喝的。孙尚香一尝,这酒偏甜,香气扑鼻,夹杂着桃花的味道,便知这是桃花酿,就跟甜白酒似的属于稚子的零食,基本没有什么度数,第一壶很快见了底,她们打开喝第二壶,结果第一杯下肚就有些头晕,孙尚香尝遍好酒,恍惚间想起这水乡多桃花,落英缤纷后便有人家扫去花瓣浮尘,收集桃花去酿酒。
江南桃花酒最出名的有两种,一种是小孩儿喝的桃花酿,另一种则是有名的烈酒,神仙倒——神仙喝了此酒也会做到了,可想后劲之大,她们喝的第二壶酒便是神仙倒,只觉得霎时间天旋地转。
小乔趴在桌上双眼迷离,面颊上尽是酡红,孙尚香也好不到哪去,只是这些年醉惯了,好歹还有几分清醒,匆匆付了帐便把小乔带出了酒楼,走时还不忘捎上两人买的点心。
至于他们两在客栈睡了一宿,第二天急得孙策全城搜索,被周瑜发现平时看不对眼的两人睡在一张床上,最后孙尚香被兄长罚了禁足一周这些意外,不提也罢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