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之。

一个闲散的长年摸鱼党

吸血鬼短篇,随笔

放飞自我,不小心把自戏写成这样了
——————————

月色笼罩着这个城市,好似撒在点心上的糖霜。即使只是冰冷的月亮,自己也不想置于光明之下,不该接近的以及不能得到的,才最为诱人。
黑暗这个词也可以用来形容自己的夜生活——总是和见不得光的堕落沾边,只有躯体的交缠和精神的欢愉,至于是男是女,人类或是血族,没有什么好在意的,如果可以,教廷那帮高高在上的血猎,也着实想尝一尝。身下的少年喘息着将手覆盖在自己的心口,准确的来说,是心口上醒目的伤疤上。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每次看见这个疤痕,旧日的记忆就像潮水一样用来,并不是很想回忆过往,据说那是人类年老的时候经常做的事。
好像也有被询问过为什么不干脆消除痕迹,消除一个普通的伤口,对于任何一个血族这都是很容易的事情。自己只是觉得,这痕迹就和那总是笑得一脸傻气的男人一样,令人厌烦,还有被刺入心口的把柄明晃晃的银剑,在记忆中挥之不去。
[克里斯……]
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烟雾弥漫的房间,虽然狭小,但是异常温馨。又来了……同一个梦,自己总是被迫的一次次梦见过往,就算盯着天花板看,自己也能快速勾勒出屋内的所有摆设,就连最讨厌的十字架,都能清楚的记起被那人放在了黑色幕布的后面。
克里斯是个炼金术士,家里永远都放着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但是收拾的很整齐,原本采光很好的小屋因为自己的到来被遮得严严实实,克里斯工作的时候活像在进行什么邪教活动。其实自己还是喜欢看阳光下的他,远远的看,那笑容和阳光一样愚蠢,金色的头发在光下看起来格外温暖,尽管自己感受不到。
炼金术士的力量来自于贤者之石,那是一个紫红色的石榴石,无数人渴求的力量源泉,被克里斯做成了一个耳钉,说着什么很衬自己肤色的傻话。于是贤者之石就这么沦为了一件首饰,简直闻所未闻。
就好像走马灯一样,或者观看无声的默片,也终究是到了结尾的时候。
为了养活自己,克里斯用炼金术制作了可以替代鲜血的药剂,看起来几乎没有差别,也能有效缓解饥饿。然而大量的鲜血药剂被发现,触动了那些愚蠢人类的脆弱神经,他们说克里斯是吸血鬼,然后把他绑到木桩上要活活烧死。
大概愚蠢是可以传染的,自己具体是怎么做的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只记得嘴角鲜血淋漓,地上已经躺了几具尸体。克里斯哭起来的样子就更傻了,他们递给克里斯斧头,要求他杀死我,可以将焚烧改为绞刑。一群猪猡,斧头如何杀死吸血鬼。克里斯总算聪明了一次,他回家取了银剑,心里不觉得难过,毕竟自己真的活了太久了,然后就是这辈子都会记住的疼痛。
恼人的回忆总算结束了。缓慢的撑起身子,发现自己果然是步入老年了,或许是那个家伙阴魂不散,扰人清梦。
自己从未向别人提起银剑的事,有谁会相信一个血族的心脏被银剑刺穿还能活到现在。自己也是不信的,可能现在的活着才是梦,终归是太年轻,居然会相信克里斯最后会变得聪明——他选的那把剑,是镀银的。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