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之。

一个闲散的长年摸鱼党

【王者荣耀】[信白]求不得

如题,龙信x狐白,有前世今生,加了很多私设。伪兄弟设定,兄有弟攻,李白是兄长,年下
虽然涉及部分历史背景但是和事实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纯属我瞎掰扯
ooc属于我x
文案:
一世我为蛟龙之子,你为青丘之狐
世出敌对,你带灵魂羁旅远游,我剜去逆鳞流血至死
二世你与他人月下和鸣,凤凰齐翼
三尺青锋在身侧,挥剑斩情丝
三世你我未曾遇见,没有永恒与刹那,身后隔的是时间
你有你的且放青崖白鹿,我有我的三齐五不死。
自此三世情缘结,终是我一人求不得
如今竟再相遇,应了你那句“邂逅你是我生生世世的宿命”①

①:李白凤求凰台词,稍有改动。

第一章
        天大的功绩,也抵不过猜疑,再真挚的承诺,也比不上君臣二字。“你若为汉室顶天立地一日,我绝不让你刀斧加身一时。”而今自己被吊与钟下,果然是不算顶天立地了。
        韩信咧嘴一笑,不知道是笑自己轻信还是笑君主无情。三齐王,五不死——也终究是有要死的这么一天的,只是死法未免太不体面,血迹浸污了钟室的地面,这也是自己为大汉流的最后的血了,想到这里,胸腔似乎有什么强烈的情感呼之欲出,想通过咽喉化成最后悲怆的大笑,可惜未能成行,血沫涩住了口鼻,竟是声音都发不出了,于是便用尽力气一撞,真正意义上的肝脑涂地,罩住尸体的大钟发出的沉闷低喑响彻整个长乐宫,替这汉室曾经的肱骨之臣鸣尽心中悲哀不平。而后身死恩怨消,等韩信站到奈何桥头的时候,那些已经成了上辈子的事,心中反倒什么都不剩了,只是本能的在桥头停了脚步,回首望去左右皆是空洞茫然的死魂。韩信心下微哂,除了索命的无常,莫非还指望有谁能在这黄泉路上等我不曾,正准备端起孟婆汤,祈祷下辈子投个好胎。
           一女声幽幽道:“这汤贵人可喝不得。”韩信顿了顿,桥头分发孟婆汤的孟婆正盯着自己,和故事中不大一样,这孟婆竟是个妙龄女子,有些眼熟,只是三千青丝蒙上霜雪成了银发,眼神说不出的阴郁沉寂,把人盯得渗得慌。沉吟着放下碗,不解到:“莫非这汤收钱不成?”
“……”孟婆叹口气,再看时眼神突然柔和了下来,“龙神说笑。”她伸出手,长袖一振便挥开了黄泉路旁的一处迷雾,忘川河清晰可见,岸边站了两人,其中一个身形眼熟,仔细一看可不就是索自己命的无常鬼吗。“老身不便相送,上神请。”韩信朝河边走了两步,又是回头一望,无声的念了什么,他已在黄泉路上回首两次,却不是恋生,孟婆看懂了口型,他说“长城,暴君已死”①,见孟婆一点头之后,韩信不再犹豫,一步步走到河边。只不过数尺的距离,却像是走过了几世,也许是伤心事太多,想起过往反而无语起来,心情就好像玩恋爱攻略游戏同一个对象连打出了三种不同的be结局。
        等走到河边,韩信只朝二人微微抬了抬下巴便当打过了招呼,未免有傲慢之嫌,无常鬼巴不得他没看见自己,另一人也略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周全的回了礼。
         “判官大人不该给某一个解释吗?”
         “龙神折煞下官了,此事是地府之过。”判官正在想怎么措辞解释老眼昏花朱笔判错了投胎的日子,让这对本该纠缠三世的情缘活活错过了,生怕一个解释不清这位生前兴风作浪,死后以魂体渡劫的龙神就会掀了轮回——忘川可不够这位爷栖身呢。
       只听韩信像是心情很好的说:“那便罢了,还有其他事?”判官颇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心想说这位爷莫不是撞钟撞坏了脑子,可惜再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开口,只能试探的问到:“大人是不想再投胎寻那人了?”
        “寻到了又怎样,”判官企图从他语气里寻到一点不舍和悲伤,然而没有,反倒是韩信难得的给了这帮鬼差一个笑脸“现在去寻,是要我投胎给他当童养媳吗?三世已尽,这样便好。”说着还惬意的往河岸边一坐,大有小憩片刻的意思,好像眼前不是鬼影重重的幽冥而是温暖舒适的小楼。
        判官知道不该再问下去了,此人不是他得罪得起的,至于在地府门前逗留合不合规矩也不是他该管的,判官带着无常鬼道了声得罪,而后忘川边奈何桥,便多了一个桀骜的身影。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