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之。

一个闲散的长年摸鱼党

【王者荣耀】[信白]求不得②

第二章
上回忘记说了,这里孟婆是孟姜女,民间传说的一种,至于她和韩信认识是我瞎说的,年龄也对不上,剧情需要,后几章是回忆,小龙信x狐白,年下

        韩信并非第一个滞留在忘川的。人活一世,总有牵挂的事,放不下的人,孟婆汤入肚忘却前尘那也得心甘情愿的喝,总有长情的人盼着能在此生最后一个路口再相见一回,过了桥头便是陌路,再续前缘这几个字就好像百年好合一样是句空话——姻缘红线没有麻绳那么粗,黄泉一浸也就稀落了。可是相见哪又是那么容易的呢,容颜易改,哪怕只是几年,谁又能肯定自己能从茫茫人海中一眼认出昔颜。最后还是聚少离多,等待的日子比当人的日子还长,也更无趣,逐渐也就忘了,长情二字终是输给了时间。
        可是韩信并不像来等人的,他既没有问过那人是否投胎,也不总是望向来路。他一点都不觉得无趣,反正孟婆每次从桥上看过去,韩重言总能找到乐子,有一次还看见他用石头往忘川上打水漂打翻了别人的魂灯又悄悄的用龙焰点着。可能是那抹鲜红衬得地府更寂寞了些,孟婆开始和他说话,她觉得这位上神脾气没有传闻中那么差,不过可能脑子不太好使。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她忍不住问了问韩信那个三世情缘是什么样的人,虽然韩信有问必答,不过答案听起来总是有点奇怪。什么“身材颀长,长得跟挂帅旗的竿子一样高”,“毛发柔顺摸上去手感很好”,“总喝酒,喝醉了还从树上摔下来”之类的,孟婆和他混熟了以后便直言的总结到:“按你这说法这人简直是个妖怪。”韩信欣然一点头,他还真是。
        孟婆:“……”
        韩信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只是模样看上去却让人有点难过。孟婆问他:“那你在这是想等他?”
       “可不是么,你们办事儿不靠谱,我总得再见上他一面…”未尽之语,孟婆明白他的意思。他若是此时投胎,三世缘就真的做了了断,人海茫茫,如何相见?
       “那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去。”女人总是心软的,明明事不关己,她却跟着难过起来。孟婆再抬头看地府,忽然就知道他为什么不怕了,和时间比起来,这幽冥深涧好歹是看得见的。“那也得等啊,到达胜利之前无法回头,懂不?”这句话说的淡,却莫名让人从他不着调的语气里听出亘久的不羁来。
        孟婆已经记不清过了几个年头,久到连十殿阎罗都换了一批,新上任的阎罗王是个年轻姑娘的模样,活泼得和地府格格不入,倒是和韩重言微妙的相似起来。
        人死后大多都保留着生前记忆最深的模样,魂体本身没有面貌,转生后也不会和前世一样,不过韩信以魂体成神,倒不在此列。他的有缘人虽然生前是妖,但转世后仍要一笔勾销,除了未尽的缘分和未还的债,什么名利荣华都是带不到下一辈子的。不知批命格的神仙是不是卖了龙神个人情,三世里他们的名字倒是未曾变过,韩信说,那人叫李白。
        那日韩信难得的没有作妖,忽然安静了起来,一个中年人模样的魂体从桥头走过。孟婆看着那人魂魄,即使将近不惑之年的面容,依旧能看出是周正而英俊的,只不过像长年抱恙,颇有点穷困沧桑。他饮下孟婆汤便过了奈何桥,韩信直望着离去的方向,来路归途皆是一片虚无,他的背影淹没在阴影中。韩信说:“是该走了。”说着伸手敲了敲碗沿。
        孟婆迟疑了会儿,给他倒满,似乎想和他说点什么。韩信看着她倒是笑了:“若不是地府阴气太重,在下倒是很愿意留下给姑娘当面首。”看起来投胎也没能影响这个人的心情,张口便是胡说八道。孟婆面无表情的把碗朝他一推,把要说的通通的都收了回去,她心想:“自作孽不可活,这可是你自个儿找的。”
        孟婆汤入口,倒是一股浓浓的酒味,韩信想,李白肯定很喜欢,要不是喝过后忘了说不定想隔三差五来地府讨一杯半碗来喝。这酒似乎太烈了些,直到他晕晕乎乎的步入了轮回,孟婆才望着身边的人说:“你给我那坛究竟是什么?”一个妙龄女子高深莫测的摆摆手,“那叫神仙倒,就是传说中最烈的酒,专治各种不服。”
        孟婆:“……”
        韩信是被呛醒的,他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了,于是本能的挣扎着,只听清脆的一声“咔”,新鲜的空气从缝隙涌入,眼前若有光,只是看不真切 ,直到眼上覆着的白膜褪去,他睁了眼,然后看见了放大版的李白的脸,吓得大脑瞬间当机。接下来他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不是幻觉,因为他发现自己刚从一颗蛋里爬出来,嘴里还叼着一片蛋壳,他想:卧槽,我这是喝了假酒吧。
        命运和他开了一个诺大的玩笑,就在他在等待中学会接受,做好了此生不复相见的心里建设,却有人伸出手把时间的簧片拨回了原点——他回到了和李白一世结缘的时代。

评论(1)

热度(14)